•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大荔故事

朱晦生与张重义

时间:2020/11/24 19:54:54   作者:王锁学   来源:同州网   阅读:553   评论:0
内容摘要:朱晦生,原朝邑平罗朱村人.经中国共产党党员李志谦,党文伯介绍,1927年6月加入党组织,时年22岁.张重义,原朝邑西高明村人,经共产党员李志谦,朱晦生介绍,1927年7月加入党组织,时年19岁.早在加入组织之前,两人就已相识.26年的冬天,他们就是同事了,一个任朝邑县农协军事委员,一个负责农运宣传..重义小晦生3岁,,...


朱晦生,原朝邑平罗朱村人.经中国共产党党员李志谦,党文伯介绍,19276月加入党组织,时年22.

张重义,原朝邑西高明村人,经共产党员李志谦,朱晦生介绍,19277月加入党组织,时年19.

早在加入组织之前,两人就已相识.26年的冬天,他们就是同事了,一个任朝邑县农协军事委员,一个负责农运宣传..重义小晦生3,,称晦生为"朱大哥".大哥与小弟,当年都闹过学潮,是高平乡一带赫赫有名的人物,志同道合,才兼文武,很有影响力.

兄弟俩努力工作,27年春,全县第一个村级农协就在平罗朱成立了.那一天,朱晦生亲书对联:"民生完全靠地,耕者要有其田.’横额:”劳农神圣然后张贴于土地庙前.他书法师魏碑,笔力遒劲,使会场更显庄严.那天到会的人很多,平罗党,平罗雷,王家斜村的人也赶来观看.大会由张重义主持,朱晦生发言..晦生身着灰色布衣,打着紧绷绷的绑腿,腰面挎把盒子枪,威风凛凛,俨然将帅相.他一个箭步跨上台去:”农友们!’声音很大,很宏亮,很清脆,在场的人都被他那声音震住了,会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我们农民,东山日头背到西山,夏天晒得脊背起皮,冬天冻得手裂口子,打下的粮食呢?多半都叫官兵和财东家拿走了.”他手头没有讲稿,也没有纸片,但却讲得头头是道,句句说在了在场人的心窝里,”劳动的吃糠咽菜,不劳动的细米白面,谁为我们讲理,谁给我们主持公道?”讲到这里,他顿了顿,又慷慨激昂的讲了起来,”农协就是为农民作主,为农民撑腰的地方.抗粮抗税,减租减息,打击土匪恶霸,打击贪官污吏,这就是我们的的目的..大家说,成立农协好不好?”春寒节令,身穿破衣烂衫的农友们,听着这贴心窝子的话,,心头热呼呼的,个个都被融化了,陶醉了,似乎没有人觉得要回应,大约寂静了两三分钟,,会场上才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喊声:”!”这次大会,正式选举出了农民自己的组织,会长,朱官锁.委员,谢月林,朱西平,谢永义等.时隔不久高平乡农协也成立了.

1928年春,朱晦生与张重义协助乡农协串连了20多名进步青年,组建了一个"哀鸿剧社"宣传新民主主义.每次演出,晦生都要在戏楼两旁书写一副对联:"哀鸿遍野,嗷嗷待哺,赤地千里民不聊生.”而重义呢,既是剧社总指挥,又是演员,报幕员.在舞台上,他们俩十分活跃.

与此同时,兄弟俩还根据上级指示,协助乡农协“建立地方武装”。在平罗雷,他们组建了一支由雷甲午牵头的有30多人参加的秘密武装队。九三起义时,这支队伍被编成独立营,辖400多名士兵。在东高城,他们说服了红枪会头领王益山,让他们统一在农协旗下接受农协指挥。

王益山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治下的红枪会纪律严明,深受当地老百姓拥戴。他治军有方,曾专门请拳师王金堂训练部队。每天清晨,队员们都要在大庙前集合,即使是数九寒天,也要赤裸上身,口念咒语,先行排刀(在肚皮上砍三下)再练拳技。因此,这支队伍战斗力极强。同为一方平安,王益山是赞同农协主张的。因此,当朱晦生和张重义找到他时,三人真是一见如故,相知恨晚,很快就达成了协议

彼时,高平乡有两个土匪i,一名刘德润,人称南霸天,一名张秋元,人称北霸天。两名土匪狼狈为奸,横行乡里,烧杀抢掠,奸淫妇女。还强行拉走了南刘村刘寿成家的大黑骡子。老百姓敢怒而不敢言。

新官上任三把火。高平乡农协的第一把火就指向了张秋元和刘德润。报情上级批准,经过缜密侦察周密部署,一天夜晚,朱晦生与张重义兵分两路,亲自带队逮捕了南霸天和北霸天。乡农协广发海报,宣布择日在西高明演完戏后,以红枪会的名义处决两名罪犯。

行刑的日期到了。那一天,戏台下人如潮流。戏散后,两名红枪会队员腰扎英雄带,手持扎着红樱的长矛和大刀押着二匪向村南沟坡头走去。人们紧随其后争相观看。孰料途经南庙洞子前时,发生了意外。两名暗中受贿的队员故作失手松掉了绳子,南,北霸天趁机亡命逃窜。说时迟,那时快,张重义一看情急,手持长矛拔腿就追,几步就追到跟前。他眼疾手快,一杆子就从前胸刺到后背,将南霸天捅死在土埝子下。连在一条绳子上的北霸天坠倒在地,被随后赶到的朱晦生一刀毙命。兄弟俩指着二匪的尸体厉声说道:“谁敢欺压老百姓,这就是下场。”看着两具血淋淋的匪尸,被反剪着双手的两个叛徒吓得面如土色,战战兢兢。

合阳驻军中央军某部团长刘绪儿治军不严,常有部下四处游窜,祸害老百姓,尤以一位跛子营长为甚。这些兵痞每到一地,抢劫绑架,糟蹋民女,强买强卖,白吃白喝,还在老百姓的庄稼地里放马。跛子营长来了,要钱要物,要草要料,无恶不作,横行霸道。抢来的豌豆倒在房檐下叫马吃,吃不完就都糟蹋了。更可恨的是,刘绪儿得寸进尺,反而跨县向高平乡摊派粮款, 索要6000大洋,限日缴纳。

朱晦生与张重义得到消息,立即从朝邑返回高平,同王益山接头,派人约刘绪儿与714日到西高城谈判。他们还派队员散发鸡毛传帖,相约各村红枪会前来助阵。14日清晨,各村队员列队西高城大庙前的广场上,约有1000人之众。中午十时许,刘绪儿带卫士十余人骑马挎枪气势汹汹的来了。他一进村,就命令卫士朝天连开三枪,虚张声势,狐假枪威。但是,一进会场,这个色厉内荏的家伙一下子就心虚了。站在进场通道两旁的红枪会队员威风凛凛,个个怒目圆睁,人人义愤填膺。穿过这刀光剑影的阵仗,这位团长早已是战战兢兢的了。来到谈判桌前,朱晦生与张重义轮番向他责问,据理陈述,刘团长只好点头哈腰,惟命是从,亲口答应不再摊派粮款,不再祸害老百姓。

正当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开展之际,谁也没有想到,1928年秋,国民党严令封杀所有农协,大革命遭遇失败。上级组织紧急部署,安排共产党员转入地下工作。张重义去了延安,朱晦生去了济南。去济南的“朱大哥”肩负重任,组织让他打入敌营,在韩复渠部下当了个准尉书记官。

兄弟俩从此分手,在不同的战线上,共同经历了八年抗战的烈火淬炼。,直到解放战争打响,他们相继战死沙场,再也没有见过面,这对情同手足的革命战友,都没有等到胜利的这一天。“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解放后,人民政府追认二人为革命烈士。网上查询大荔县近现代名人史得知,朱晦生,牺牲于1948年清明节前,时年43岁。张重义,牺牲于194737日,时年39岁。

2005年,一行数十人乘坐小轿车来到了平罗朱村。听村民们说,这些人是前来联系为烈士立碑的,有他的生前战友,也有他的后代子孙。不知何故,此行未能遂愿。小轿车开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比他幸运的是小弟张重义。2006年,在烈士诞辰100周年之日,张重义的儿子张忠谋举行隆重仪式,为父亲树碑立传。2019年,张重义的女儿出版了《我的童年在延安》一书,如实记述了父亲和同时代革命者出生入死的战斗经历,告诫我们要和平思源。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回头再说说朱晦生.20153月,解放军出版社发行了一本传记文学——《寻找朱晦生》作者朱晓平在书中描写了1929——1948年烈士的秘密活动。人们耳熟能详的电视剧《潜伏》剧中代号为“深海”“峨眉峰”的余则成,原型就是朱晦生。编剧刘海永回忆,开始搜集材料时,他并不十分关注朱晦生。后来随着调查的深入,忽然发现了这个人物的伟大。他深入虎穴,潜伏敌营20年,为革命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黑暗中,他悄悄的来了,黎明前,他静静的走了…”

朱晦生与张重义,两位铁骨铮铮的革命先辈,两位响当当的镰山汉子,你们是家乡人民的骄傲。家乡人民敬重你们,镰山金水记着你们,共和国也不会忘记。


上一篇:鉄镰山上的地下党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