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艺评论

戏说《水浒》

时间:2020/5/17 7:46:42   作者:长安倦客   来源:老田语文   阅读:22   评论:0
内容摘要:阳谷县优秀民营企业家武大郎有些事情想不通,偏偏这个时候二弟出差在外,不知道该找谁诉说,整日郁郁寡欢,竟积郁成疾,卧病在床。对门茶馆的老板王婆数日不见武大开门做生意,怕又横生事端,便上门来探问。但见武大蓬头垢面,神情恍惚,口中念念有词“怎么这么倒霉,我怎么这么倒霉……”王婆言道“武老板真是豪气,数天不开门营业,这是长久以...

阳谷县优秀民营企业家武大郎有些事情想不通,偏偏这个时候二弟出差在外,不知道该找谁诉说,整日郁郁寡欢,竟积郁成疾,卧病在床。

对门茶馆的老板王婆数日不见武大开门做生意,怕又横生事端,便上门来探问。

但见武大蓬头垢面,神情恍惚,口中念念有词“怎么这么倒霉,我怎么这么倒霉……”

王婆言道“武老板真是豪气,数天不开门营业,这是长久以来沾了县老爷李大人的光,赚了不少银子,懒的去做卖炊饼的营生了?”

“什么李大人,明明就是李小人”武大恨恨地骂道。

王婆一惊,厉声呵到"好你个武大,竟敢对李大人出言不逊"

“明明那个卖假药的西门庆勾引欺侮我家娘子,我去县衙告状,请他为民做主,可姓李的不知是不是吃了西门庆那狗贼的银子,居然说我诬告,不给评理不说,还将我轰了出来,王干娘你说说,这天底下怎会有这等事,这还有说理的地方吗?我怎么这么倒霉,碰上这等晦气的事情”武大控诉着,长满老茧的手不停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一副怨天怨地的丧气样子。

王婆长叹一口气,好言说到:“唉,常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你想想看,如果没有李大人给我们创设这么优越的营商环境,你上哪里卖馒头去?你现在在县城CBD区域有一个带门面房的两层院落商住两用,两进两出,楼上楼下的别墅,还带一个面积不小的院子。自己开着一个副食品公司,不说日进斗金,至少在咱们阳谷县你也算是中产阶级吧。你弟弟是打虎英雄,在公安局上班,官面上你也有可以说上话的硬关系。你的妻子年轻貌美温柔贤惠替你操持家务,怎么看你都是成功人士啊,你还抱怨什么啊?你想想看,如果不是李大人,依你的样子,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么?”

武大沉默了。良久才说:“王干娘说的在理,可是那李大人也不该取笑我说什么“你养了一匹野马,可家里没有草原”,什么意思嘛。都知道你李大人亲民,喜欢开玩笑,但也不能往老实人伤口上撒盐啊对不对?那卖假药的西门庆和我同为县里的纳税大户,凭什么欺负人到这步田地!我还是气不过!”

王婆安慰道:“武老板啊,既然你两口子喊我做干娘,作为老邻居我还是想劝你几句。如果你觉得西门大官人卖假药不对,你就进一些真药好药来卖,如果你觉得县老爷李大人处事不公,你就努力科考自己来做县老爷公平处事,如果你觉得西门大官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和你家娘子眉来眼去给你丢脸,你就把娘子送给他,自己再找一个更好的。总而言之,你觉得阳谷县不好,你就应该努力地建设它,让它变成我们每一个人的美好家园,而不要像那个整天被撵来撵去的水果小贩,闭嘴神情沮丧,张嘴叹气骂娘,浑身充满着负能量。你应该多和正能量的人在一起,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阳谷县,你怎样,阳谷县便怎样,你若光明,阳谷便不再黑暗!”

王婆气势磅礴地说完这一通话,站起身来,喝了一口茶,语重心长地叮嘱:“你啊,记住干娘这些话。我是过来人了,什么不明白?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这人啊,最大的修养就是从自身找问题。”

武大越听越觉得王婆说话就是动听,真的是字字在理,让人听了神清气爽,焕发能量啊,身上病症也觉得轻了不少,激动地从床上跳起,赤脚站地赶紧谢到:“方才听了干娘这一席话,我真是如梦方醒啊。多谢干娘提点,我今后一定振作精神,待我喝完药,这就开工,为建设美好阳谷贡献自己的力量”。

王婆看到武大激动的样子,满意地微微一笑,打着哈哈告辞离去。

“娘子,快拿药来,吃完药我要开工了!”武大兴冲冲大声喊道,这充满的正能量的一声呐喊,将内院门后正在忐忑放药的潘金莲吓了一哆嗦,一小撮药粉都洒在了碗外……


王婆离去片刻,武大收拾停当,准备喝完娘子熬制的汤药,便动身去县城内外的几个直营供销点,亲自指挥复工挣钱。

“这该死的中药,真苦啊”,武大皱着眉头吧嗒着嘴抱怨道。

金莲忙赔笑着:“古人云,良药苦口利于病,大哥休要乱讲”

武大正欲开口,只觉得腹中疼痛,眼前发黑,大叫一声“痛杀我也”,便轰然倒下,七窍里流出血来。

那潘金莲眼见诡计得逞,武大死去,却也不慌不乱,全照着先前与王婆西门庆议定的行事,报官发丧,处理后事,不时间与西门庆媾和纠缠,自不待言。

今年欢笑复明年,春风秋月等闲度。不两日,武二打东京办差归来。

武二刚回县府交差,仵作何九悄做耳语,将武大中毒身亡说与他听。武二只觉得晴天一声惊雷啊——哥哥,没了!

压抑着悲愤,武二匆忙忙三步并作两步赶赴武大家,凭吊兄长,兴师问责,暗自发誓,要手刃那害死哥哥的妇人,为兄报仇。


要言不烦,话说武二黑着脸,拜祭完毕。在前来帮忙治丧的四邻注视之下,高声骂道:“我尊你一声嫂嫂,为何杀我哥哥?”

潘金莲早就料到,定了定神,朗声回到:“二哥休要乱说,须知人言可畏。你且仔细想想,你没了哥哥,我死了夫君,我们本应共同的亲人不幸去世而一起面对悲伤,我们也应通力合作处理好武大的后事,不让四邻耻笑。你可倒好,回的家来,张口就是问罪,奴家且问你,你有何凭证可以证明是我做的这事?”

“有何凭证?仵作何九叔早已将发黑的骨殖交于我手,也将他验尸所见和盘托出,你还想抵赖不成?”武二喝到。

那潘金莲见状,却不胆怯,哭闹着嚷嚷起来:“自家兄嫂都不听信,却偏偏依据一个失魂落魄的何九那里取信谗言。要是亲疏不分,这般说话,奴家倒要问问二哥,你不来这阳谷县时,我夫妻二人生活和睦,平静幸福,为何你一来,我夫君就无故身亡?再退一步讲,这世间真有这巧合事情,你前脚刚到阳谷县领了差事离开,后脚我夫君就卧病在床了,奴家可是清楚地记得,你离开的当天,我夫君还和你一起吃过酒席的,你走了,他就病了,我夫君刚死,你就回来问罪,这是不是你武二提前安排好的。众位高邻替我评评理,他武二是不是有杀我夫君的重大嫌疑?”

王婆等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大部分人认为美貌无双的潘金莲说的句句在理,这黑脸的武二委实可疑。

此间,忽有一声“武二杀武大,嫁祸与你的动机是什么呢?讲不通啊”,众人回头看时,却是那西门大药房的老板,人称西门大官人西门庆。

潘金莲明白,遵照之前的商议,此时西门庆这一问,表面上在为难自己,实际上再给她进一步发难“递刀子”。

“奴家命好苦啊”潘金莲哭诉道,“我与夫君没日没夜,辛苦操劳,才赚得这一院两进两出,楼上楼下,复式1000余平带院子的联排别墅,他武二初来乍到,两年社保必然是没有交齐的,在摇号限购的阳谷县肯定没有买房资格,所以他住在集体宿舍,我夫君关爱兄弟,便让他来家里暂住。我们夫妻二人一心奔事业,还未来得及生育子嗣,倘若有奸人害死我们,这财产按照当朝律法,应当会被谁人取走,这是很明显的啊 。未曾想啊,为了钱,有些人心肠竟然歹毒到这般田地!”

武松本来非常气愤,闻得这妇人一番言辞,居然一时感到口拙,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把碗口大的铁拳攥的嘎嘣嘣响,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叫诨哥的水果小贩,缩在人群里,半晌未曾言语,此时却怯怯地开口:“先别把二哥想的那么歹毒,你给武大吃的药确保没问题么?”

潘金莲一愣,还未开口声辩,王婆早在一旁吵吵上了:“我说你个混小子,前一段时间满大街造谣生事,还跑到我的茶水店铺声言“捉奸”,你表面上主持正义,实际上就是在蓄意破坏我们阳谷县和谐美好的生活,你置武松打虎以来安定团结声名远扬的大好局面于不顾,恶意抹黑我们阳谷县的光辉形象,你是故意和知县大人过不去,和全县父老过不去!武大所服的中药,药方是名医小华佗开的,药是在西门大官人家的精品直营店抓的,你质疑中药,就是在质疑名医,在质疑西门大官人,在质疑我们优秀的中医传统,你就是别有用心!”

泼皮牛二等人听闻王婆这般言说,也跟着指责起诨哥来了,西门大官人的跟班嚷嚷着提议把诨哥这厮扭送到县府等候李大人发落,吓得诨哥赶紧撒丫子跑了,连卖水果的篮子都顾不上拿。

武二见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恨恨地跺了一下脚,“贱人,你等着,我去县衙告你,让李大人查明真相,还我哥俩一个清白!”说罢,大踏步向县府走去。

潘金莲、王婆、西门庆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去走法律程序了。

哈哈哈,他居然真的去走程序了……


标签:戏说 水浒 
上一篇:老邢的战“疫”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