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一包花籽

时间:2020/5/4 23:54:14   作者:赵璐   来源:同州网   阅读:64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包花籽我的奶奶有个愿望,愿望着有一天,到远嫁的孙女这里种一片花儿,有指甲草、灯笼花、烧汤花、麦穗花、卫花、太阳花等等,这些花儿的名字,都是奶奶给它们取的,取形和取象,它们的学名是什么?奶奶肯定也不晓得。那年来京,临行之前,奶奶交给了我一包花籽,紧握着我的手在发抖,仿佛使出浑身的力气。奶奶对我的那些不舍,至今我都记忆犹...
一包花籽 大荔县门户网站 http://www.tz269.com/
 
     我的奶奶有个愿望,愿望着有一天,到远嫁的孙女这里种一片花儿,有指甲草、灯笼花、烧汤花、麦穗花、卫花、太阳花等等,这些花儿的名字,都是奶奶给它们取的,取形和取象,它们的学名是什么?奶奶肯定也不晓得。
        那年来京,临行之前,奶奶交给了我一包花籽,紧握着我的手在发抖,仿佛使出浑身的力气。奶奶对我的那些不舍,至今我都记忆犹新:“娃呀,奶是去不了你那里了,太远咧,这个只能你自己种了,有不会的、不懂的,给奶来电话,记得,常来电话!”
        我记得,那天她还准备了一把锄头,那是所有锄头里最好的一把,原本是想给我的,最终也没拿出来,或许奶奶是怕我嫌弃那把生了锈的锄头。
        岁月的年轮始终在稳步推进,四季的栏杆终也关不住斗转星移,这包花籽一直在抽屉的角落,无人问津,奶奶这几年里,每周和我通电话的时候,询问种植情况占了一大半,我一直都以麻烦为理由而搪塞过去,奶奶总是笑着说:“我的娃哩,还想要好看的花儿,还不种花儿,奶记得你是最喜欢种花儿的呀!”
        一七年初,我有了女儿,看着她如花儿般的笑容,脑海里浮现出她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样子,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芬芳之中…… 我想起了那包花籽,我想为她种一片属于她的花园,有时候,想象和现实真的差太多太多。
       我种下去的种子,只有太阳花发了芽,开花后,兴奋的给奶奶拨通电话:“奶!奶!奶!我的太阳花开了,我自己种的。”奶奶在那头也替我高兴:“我娃能成了,自己种花了,奶这里还有花籽,等你下次回来带上。”
      这次,我带的这包花籽,是奶奶最后一茬花籽,她早已不能再照顾她心爱的那些花儿了,原来,奶奶早已年逾古稀,原来,她早已白了头,原来,她已经步履蹒跚,原来,时光从不放过任何人。我看着奶奶佝偻着背,从她的小宝箱里拿出了这包花籽:“来,最后一包,我娃能干,好好种!” 眼眶中突然掉落了什么东西,划过脸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
       我舍不得让这包花籽下土,我怕我又想上次那样,种不出美丽的花儿,当然,最怕的是奶奶的愿望落空。我把女儿的胎发包了起来,和这包花籽装在一块。
       和奶奶的通话中,说的最多的还是种植情况,我学会了“撒谎”。
       “奶,花籽发芽了,全都出来了!”
        “奶,灯笼花的架子我也架好了,用绳子拴着呢,很牢,你放心吧。”
         “奶,太阳花今天开了第一朵,是大红色的。”
         “奶,麦穗花已经超过女儿的身高了,再过不久就超过我了。”
        我喜欢听奶奶在那头乐呵呵的笑,听她说也说不完的种植经验,听她一再交代的那句“一定要收籽,来年继续种”。
        在这两年里,我豁然大悟,才渐渐明白奶奶给我花籽的原因,远嫁的我,终于体会到奶奶的那种牵挂和不舍,我向往着长空万里,碧波浩渺,天高地阔,原野无边,更向往那有奶奶的、有那淡淡芬芳的温暖小院。
        如今,那包花籽依旧放在抽屉最角落,不同的是,又多了儿子的胎发。

大荔县门户网站 http://www.tz269.com/

标签:一包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