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父亲的一付眼镜

时间:2020/3/19 19:33:14   作者:李冬花   来源:同州网   阅读:163   评论:0
内容摘要:父亲的一付眼镜文/李冬花我的父亲过去是在广播站搞负责编缉工作的。共产党员,国家干部。父亲的眼睛很好,从不戴花镜。平时父亲出门下乡丶办事就戴一付精美保护眼睛的老“石头镜”。石头镜是父亲参加工作,奶奶送给他家里的传家宝。眼镜至今完整无缺,我在收藏。我也试试戴过,天热戴上镜子,一两分钟可以感决到,双眼周围凉的舒服,防红眼病,...

父亲的一付眼镜

文/李冬花

   我的父亲过去是在广播站搞负责编缉工作的。共产党员,国家干部。父亲的眼睛很好,从不戴花镜。平时父亲出门下乡丶办事就戴一付精美保护眼睛的老“石头镜”。

   石头镜是父亲参加工作,奶奶送给他家里的传家宝。眼镜至今完整无缺,我在收藏。我也试试戴过,天热戴上镜子,一两分钟可以感决到,双眼周围凉的舒服,防红眼病,清晰镜片大而厚。的确是宝贝。这付眼镜陪伴父亲度过了漫长的一生。镜片淡茶色,真的很漂亮。父亲保养眼镜很细心。平时把眼镜放在凉水里,用时拿镜布擦干净。文革时期,造反派到广播站闹事,父亲和单位同志把有价值的东西暂时拉到了我家。父亲和部分老同志,转移单位财产时,怕造反派发现,急于离开单位,走时把镜遗忘在单位自已的房子。结果被造反派六个小伙子其中一人拿走眼镜。当父亲想起去单位房子去取镜子时,眼镜已经被人拿了。父亲几天几夜纠结放不下心。最后,父亲找了个熟人,才免强要回来。眼镜终于回到了主人的身边。从此,父亲将镜子收藏起来,再没有上过眼。

    今天,我拿出这付眼镜,仿佛像看见了父亲,因为它是父亲的化身。有时候,我小心返复对镜子观来看去,深深感到这镜子会说话,很有灵性,我用绸缎布包了一层又一层。真的不舍得让别人看一眼。父亲离开我已经近二十个年头了,时常想起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厉厉在目。留给我的是爱国家,爱人民。


标签:父亲 眼镜 
上一篇:老家
下一篇:珍贵的一枚邮票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